【中土】林谷领主与自家秘书的日常一

此为语c日常,无cp,以防冒犯他人掐架撕逼



埃尔隆德:大家都已经西渡了么......(难过望天.jpg)

(叹气.jpg)以后就剩自己一个了.......

瑟兰迪尔:you are not alone

埃尔隆德:啊!(惊喜回头)原来瑟兰迪尔王也在(行礼问安)

瑟兰迪尔:如果忽略掉没有收到my son从西方传来的消息这件事的话,那么过的也的确是不错了

埃尔隆德:深表遗憾!您如若想念莱格里斯王子,也可以西渡

瑟兰迪尔:确实如此,不过如果他在西方永生之地过得很好,我也算是了无牵挂了

瑟兰迪尔:至于西渡一事,我想还是罢了。我的子民不愿离开,我将与我的子民同在

埃尔隆德:请允许我献上对您的敬意(行礼)

瑟兰迪尔:(颔首回以一礼)领主客气了,早前听闻埃尔隆德领主已经踏上最后一班前往西方的船只,现下看来似乎传言有误

埃尔隆德:我最后还是想留在这里,这里.....有我太多的回忆

瑟兰迪尔:(微微歪头)我以为,领主似乎更愿意与西方的妻子重逢?

埃尔隆德:我.....(难以言语)


埃尔隆德:听闻瑟兰迪尔王素来爱酒,不知大王是否愿意品尝瑞文戴尔的陈年佳酿?(取出美酒和酒杯)

瑟兰迪尔:哦?瑞文戴尔出品的酒水想必另有一番滋味,在此便多谢领主了(看着瓶中的酒水,眼中染上几分笑意)

埃尔隆德:能得瑟兰迪尔王赞誉,十分荣幸(微笑着倒出酒水递过去)

瑟兰迪尔:(接过酒杯举起,微眯眼眸观察着酒液在光下的色泽)的确是不错呢

埃尔隆德:(嘴角噙着淡淡微笑,举起酒杯示意)请

瑟兰迪尔:(端着酒杯示意后慢饮起来,细细品味酒水的醇香与馥郁)果然可以被称为佳酿,与我酒窖中的多卫宁有的一拼


【小剧场】

埃尔隆德:完蛋惹,我只和林迪尔对过戏,其他的就.....不知所措.jpg

瑟兰迪尔:哈哈哈哈哈哈摸摸这只领主

埃尔隆德:别笑,我会想崩溃hhhhhh

瑟兰迪尔:要扩个列吗hhhhhhhhh头一次发现这么可爱的领主

埃尔隆德:别,休想欺负我(拒绝脸)hhhhhh

瑟兰迪尔:hhhhhh我这么人畜无害的精灵王怎么会欺负领主呢?虽然偶尔丧心病狂了点,但是作为话废还是很正常的

埃尔隆德:但你的武力值也是不可忽视的

瑟兰迪尔:彼此彼此

埃尔隆德:咳咳.....有一个问题我很好奇,不知密林王是否愿意解答(一本正经)

瑟兰迪尔:哦?(挑眉)不知是什么问题,能让中土有名的智者感到困惑,愿闻其详

埃尔隆德:请问........大王你是吃父子cp的么?(一脸云淡风轻的问出这个可能会让自己挨揍的问题)

瑟兰迪尔:(似笑非笑盯着人)我怎么不知道领主什么时候对于市井传言如此热衷?不过我想对于莱格拉斯的爱,一直都是正常的父子之情

埃尔隆德:那....不知密林王是否会介意我的孩子追求莱格拉斯王子呢?(心中有些惴惴)

瑟兰迪尔:哦?不知是哪位孩子意图追求莱格拉斯呢

埃尔隆德:呃.....我家小希望?(心里有些发虚)

瑟兰迪尔:(锐利的看他一眼)人类的生命实属短暂,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让吾儿与一人类相伴一生。不过这件事,似乎没得商量?况且,领主之女似乎与你的养子更加般配(无害微笑)怎么说都是青梅竹马

埃尔隆德:(叹气!看来小希望的幸福只能靠他自己了)还请大王原谅我的冒犯(抱歉施礼)只是作为父亲,看着自己的孩子心中难过亦是难受

瑟兰迪尔:领主也是爱子心切,我也并非不通情达理之人,至于自己孩子的幸福,关键在于他自己

埃尔隆德:感谢大王的明理(再次施礼感谢)

瑟兰迪尔:(点头)领主似乎太过客气了

埃尔隆德:呃....大王是密林之王,自然不能慢待


林迪尔:领主

埃尔隆德:林迪尔

林迪尔:隔壁国王来啦?有失远迎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王,我有一个请求不知大王能否应允

瑟兰迪尔:哦?请讲

埃尔隆德:我的助手林迪尔欣赏密林风情已久,不知大王能否应允林迪尔到密林领会一番

瑟兰迪尔:自然可以

埃尔隆德:多谢瑟兰迪尔王的慷慨(施礼感谢)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不是想去密林么?我准你假,你代我出使密林吧

(林迪尔还无反应......)

埃尔隆德:请瑟兰迪尔王原谅林迪尔的失礼,最近林迪尔在清算瑞文戴尔的财政,他或许太辛苦而累得睡倒在账簿上了

瑟兰迪尔:看来瑞文戴尔的财务问题挺严重?

埃尔隆德:呃....还好,只是最近比较紧张而已

瑟兰迪尔:看来瑞文戴尔似乎要加强财务管理的意识了

埃尔隆德:咳咳....瑞文戴尔只是最近开销大了点而已,不过多久就会好起来的(为自己刚才的失言略微尴尬,有些懊恼自己刚刚怎么就说了那样的话)


【小剧场】

瑟兰迪尔:话废悄咪咪弧回来,然后发现不会接了

埃尔隆德:那就不接了,我也是只会逗林迪尔玩,毕竟林谷与密林来玩也不是很密切,要说话题的话也不是太多,除非是崩皮走逗比风,不然正剧风还真是难以为继

瑟兰迪尔:是的,正剧基本只有领主和叶子有点交集

埃尔隆德:那你要换风格吗?

瑟兰迪尔:你要换吗hhhhh

埃尔隆德:也可以啊

瑟兰迪尔:高能预警,非正戏ooc版瑟兰皮以鬼畜丧病著称

埃尔隆德:噗hhhhhh很期待这样的大王


【从此以后正经的密林王与领主再也不见踪影】

林迪尔:领主,我从账本上醒来了

埃尔隆德:你终于舍得醒了,不过瑟兰迪尔已经不是你之前见到的瑟兰迪尔了!为你默哀,虽然我内心毫无波动

林迪尔:.....啥样我都喜欢

埃尔隆德:去吧!我放你假了,密林王也许你过去了

林迪尔:我.....只是为了林谷的经济发展大计去密林交流学习

埃尔隆德:密林会收过路费啊,瑞尔戴尔太偏僻又不能学那一招

林迪尔:讲道理,我们的地理位置甩密林八条街,只是领主高风亮节只修路不收费悬壶济世医者仁心兼济天下

埃尔隆德:咳咳....林迪尔你这样说...很可能会挨揍的

林迪尔:勇敢的诺多精灵

埃尔隆德:真好奇你会不会被瑟兰迪尔恶搞

林迪尔:只有领主不同意,我觉得...就不会(流汗.jpg)

埃尔隆德:这我可不知道,瑟兰迪尔可是开启ooc鬼畜丧病模式了

林迪尔:....害怕

埃尔隆德:林迪尔,看着你这副样子,我内心很愉悦

林迪尔:什么样子呀

埃尔隆德:作死欠揍的样子(一本正经)(抿嘴闷笑)

林迪尔:响应精灵王鬼畜作死精神

瑟兰迪尔:想起来以前鬼畜崩坏时期会把人都扔去喂蜘蛛或者脑袋按进酒桶里什么的....

林迪尔:hhhhhhhh

埃尔隆德:咳咳....好...凶残(小小声)

林迪尔:领主,别学坏

埃尔隆德:我木有(一脸正经严肃)

林迪尔:那就好

埃尔隆德:但是....感觉崩坏什么的会很好玩啊hhhhhh

瑟兰迪尔:(安稳)以前有个et的领主因为开车太猛结果第二天对日常被我一缕缕拔了额发(微笑)

林迪尔:(呆滞.jpg)开车太猛不是缺点啊啊啊

瑟兰迪尔:你见过领主塞酒瓶的吗?还是带着酒的......

埃尔隆德:塞酒瓶?怎么塞?

瑟兰迪尔:塞菊花.....

埃尔隆德:呃.......呵呵呵呵(抽嘴角)

林迪尔:林秘书还是个孩子不要看大精们开车

埃尔隆德:(惊吓)有种想捂住自己头发的失礼行为

林迪尔:瑟大王开心就好

瑟兰迪尔:不用怀疑,崩坏期的时候战斗力可以在日常正戏凶残指数上算四次方

埃尔隆德:那我....是不是得绕道走啊(惊慌)

瑟兰迪尔:不用,崩坏好歹还是会分敌我的,虽然有时候连友军都打.......

林迪尔:领主我怕怕QAQ

埃尔隆德:(冷汗)林迪尔.....我也有点怕怕

瑟兰迪尔:开始崩坏了hhhhhh,安抚性拍拍领主肩膀(力道不定)放松

埃尔隆德:谢谢!不过我想我放松不下来呵呵呵呵

瑟兰迪尔:是吗?要不我帮你放松下来好了(无害微笑,顺带加点大力度拍上去)

埃尔隆德:呃....(默默承受了,庆幸自己的武力值也不低)

林迪尔:领主快跑

埃尔隆德:这可不行,丢下客人离开可不是林谷的待客之道

林迪尔:那....把客人丢出去可以吗?绝对没有丢下客人(认真脸)

埃尔隆德:这样更不行(严肃脸)怎么能如此对待客人呢

林迪尔:林迪尔并不是一只好客的尖耳朵——索林

瑟兰迪尔:(和善(buni)看着林迪尔)似乎你家领主的表情有点不对?(拍拍埃尔隆德)一副......内急的样子?


【小剧场】

瑟兰迪尔:不行了一旦ooc就停不下来了hhhhhh

埃尔隆德:大王你不能欺负老实人

瑟兰迪尔:好好好我尽量hhhhhh好久没鬼畜了差点刹不住

林迪尔:一脸只可会意.jpg

埃尔隆德:你个小调皮.jpg

埃尔隆德:我....发现自己走逗比风也木有太大变化.....

林迪尔:领主是个正经板正精

埃尔隆德:似乎精髓还在

林迪尔:【骄傲】中土中流砥柱

瑟兰迪尔:是哎

埃尔隆德:我实在不知道领主这个人物崩坏是个什么样,虽然视频看得多

瑟兰迪尔:要不试试崩坏加上性转?

埃尔隆德:别,性转还是算了

瑟兰迪尔:就像电影后台换衣服或者没拍时候那样?cos一下大蝙蝠?

林迪尔:......何愁中土不灭

瑟兰迪尔:这个就没法崩坏了

埃尔隆德:我....

瑟兰迪尔:不如看你俩日常好了

埃尔隆德:你随便玩,我也随心就好,你不用非得要怎样,我本人其实就是那种老实型的

林迪尔:领主超稳重(星星眼)

瑟兰迪尔:没事hhhh只是难得有新人来了以后很快就又恢复到死寂状态

埃尔隆德:所以才放飞不起来吧

瑟兰迪尔:似乎是这样

埃尔隆德:也不一定啊,只要开心就好

林迪尔:那可不

埃尔隆德:所以....林迪尔你即刻代我出使密林吧

林迪尔:....那啥

瑟兰迪尔:噗,全是套路

林迪尔:让加里安来林谷吧!或者我帮你按着瑟大王点,您自己去?

埃尔隆德:但是之前林迪尔不是对我说自己惦记瑟兰迪尔王的么?(疑惑,苦恼)

林迪尔:landir懒迪尔,精生漫长,精无定法,精可变为

埃尔隆德:所以才让你出去走走嘛

林迪尔:.....QWQ

埃尔隆德:去吧去吧!你玩多久回来都可以

林迪尔:.....被开了.....?哈哈哈哈哈哈林迪尔是一个自由的小精灵

埃尔隆德:没有,等你回来还是我的好秘书,所以,林迪尔你即刻启程护送密林王回密林(一脸严肃命令口吻)

林迪尔:(去你妈的.jpg)嗯!送走了(鬼畜一把)

瑟兰迪尔:你们继续啊hhhhhh

埃尔隆德:林迪尔,不可做出那么失礼的行为

埃尔隆德:内心流泪,这样的密林王自己实在齁不住,所以林迪尔你辛苦点吧!委屈你了林迪尔,等你回来,我会给你涨工资的


Meludir:路过一下

埃尔隆德:这位路过的旅人是否愿意在瑞文戴尔歇歇脚?

Meludir:那我就打扰了(行礼)lord elrond

埃尔隆德:(微笑回礼)瑞文戴尔一向好客,怎会是打扰呢

Meludir:那就谢谢这位领主大人了

埃尔隆德:不必客气

Meludir:那我今天睡哪儿(略期待的看着领主)

埃尔隆德:瑞文戴尔有足够多的客房,这边请(伸手引领客人进入客房)不知客人是否满意?

Meludir:(点头,谢过领主大人)

埃尔隆德: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便不打扰你了(微笑着离开房间)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在密林过得还好吗

林迪尔:不好QAQ

埃尔隆德:是吗?

林迪尔:万恶的资本主义密林土财主

埃尔隆德:委屈林迪尔了

林迪尔,晚上还要我加班(找到了领主委屈得不得了)

埃尔隆德:让你出使密林是去玩的,怎么就加班了?

林迪尔:去了就由不得我了QAQ

埃尔隆德:咳咳....是么,这到有些像是密林王能做出来的事情

埃尔隆德:那你回来吧,没有你在身边,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瑟兰迪尔:我怎么不记得有说过加班?(瞥)

埃尔隆德:噢?是吗?(疑惑的看向林迪尔)

(林迪尔失踪中.........)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不要装死,出来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王实在很抱歉,如果是林迪尔胡说的话,我一定会惩罚他的,还请您不要生气

林迪尔:........没装死

埃尔隆德:那你说清楚

林迪尔:QAQ怎么就白给干了活还不承认,我不要工资啊否认您个漂亮的脑袋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好好说话

林迪尔:就是....不认账个头

埃尔隆德:不可口出如此无礼之言

埃尔隆德:.....看来以后我得加强你的礼仪训练了

林迪尔:我可能到了假的密林

埃尔隆德:呃....你不会是遇到了索大眼了吧

林迪尔:索大眼又叫我加班了QAQ晚上六点半

埃尔隆德:好吧!你去忙吧

Meludir:(坐在树上心疼林迪尔)

瑟兰迪尔:(安稳)

埃尔隆德:晚上好

Meludir:林迪尔都不稳重了,看来真的工作很重

Meludir:吾王夜安,领主晚好

瑟兰迪尔:(淡定)亦或者是压力过大导致礼仪全无?

Meludir:(点头)可能是(悄悄揪一片树叶子拿着玩)

埃尔隆德:等他忙完后,我会重新给他上礼仪课的(有些不好意思)

瑟兰迪尔:(瞥一眼豆豆不说话)

瑟兰迪尔:如此最好

Meludir:(跨在树梢上低头把玩树叶)

埃尔隆德:有些好奇Meludir是不是在揪密林王王冠上的叶子玩

瑟兰迪尔:(歪头盯着树叶)

Meludir:除了吾王的头冠,密林各处都有叶子,领主大人

埃尔隆德:嗯(点头,抿嘴微笑)

瑟兰迪尔:似乎埃尔隆德领主很想对我的王冠动手脚?(看)

埃尔隆德:没有,怎么会?那种行为太失礼了

林迪尔:多虑了您嘞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领主,你的秘书似乎给索伦加完班了

Meludir:我闻到了某种味道(捂嘴笑)

瑟兰迪尔:(补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林迪尔:还是回去加班吧,太可怕了

埃尔隆德:我....林迪尔....礼仪礼仪(头疼)

Meludir:好奇林迪尔为什么要给索伦加班(沉思)因为索伦长得好看?魔多风景优美?(马上摇头)

埃尔隆德:被假大王骗走了

Meludir:心疼林秘书

埃尔隆德:(你个小调皮.jpg)Meludir你别这样说,林迪尔会哭的,如果我的秘书跑了,你可得赔我一个

Meludir:没事,你还有figwit

瑟兰迪尔:(悠然)我相信就凭借着刚才空气里那种特殊的味道,想来埃尔隆德领主并不需要担心这点

Meludir:figwit大概更可爱

埃尔隆德:咳咳.....

Meludir:是不是啊,领主?(一脸笑意的从树上挪下来)

埃尔隆德:孩子们都是可爱的,Meludir也很可爱啊

Meludir:谢谢领主夸奖(送他密林的礼物)

埃尔隆德:(接过礼物)谢谢Meludir,这是什么?(好奇的看着包装)


【小剧场】

瑟兰迪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熊猫把佩佩口罩打掉了啊啊啊啊啊啊

埃尔隆德:噗

林迪尔:震惊,精灵王被关进动物园任熊调戏,幕后真相为哪般

埃尔隆德:咳咳....(憋笑)林迪尔别闹

瑟兰迪尔:(一脸云淡风轻的把这个林秘书一起拽进熊猫堆里)

林迪尔:(开心)瑟大王您是真爱我呀

瑟兰迪尔:(安稳的把这只秘书一不小心推熊猫和它的粪上)哦,手滑

埃尔隆德:哈哈哈哈哈哈(捂脸)

林迪尔:滑您个漂亮的头颅


【每个孩子都会问家长的必问问题】

 林迪尔:林秘书是哪里人啊?棕头发也不是诺多

埃尔隆德:不知道,这不是应该问你自己么?你是我当初在外面捡回来的

林迪尔:从哪里捡的qwq

埃尔隆德:啊!这个啊....时间有些长了 我有些记不得了啊

林迪尔:说吧,我不会跑走找妈妈去的 

埃尔隆德:魔多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还好么

林迪尔:(震惊吐血.jpg)我…是个半兽人……?

林迪尔:(晴天霹雳.jpg晴天霹雳.jpg晴天霹雳.jpg)

埃尔隆德:呃.......你还是有精灵血统的,至于...是不是纯粹的精灵血统我就不知道了

林迪尔:(哭泣.jpg哭泣.jpg)半兽人都有精灵血统,都是精灵变的

埃尔隆德:也不完全是

林迪尔:一定是林爸林妈把我丢在魔多了,林迪尔和半兽人一定没有半毛钱关系

埃尔隆德:嗯!一定是

林迪尔:受不了这个打击

埃尔隆德:哈哈哈哈哈哈林迪尔好可爱,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林迪尔:囧  要不领主捡呢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明明就是诺多啊!怎么会问自己不是诺多呢

林迪尔:头发QAQ【小孩子的必修课,问爸妈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埃尔隆德:诺多精灵的发色是深色但并不一定就是黑色啊

林迪尔:谢领主不说是种出来的之恩

埃尔隆德:你是我在垃圾堆里捡来的

林迪尔:(难过.jpg)

瑟兰迪尔:也有可能是买东西送的

林迪尔:(胖胖的领主p图.jpg)

瑟兰迪尔:(看戏.jpg)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有把我养到那么胖过吗

林迪尔:(胖胖的密林王p图.jpg)qwq

瑟兰迪尔:(安稳的)也许密林的蜘蛛需要加餐了

林迪尔:但我有把您修到那么瘦呀

埃尔隆德:我本就不胖啊

林迪尔:对国王够他们加餐的(,,•́ ؎•̀,,)

埃尔隆德:倒是瑟兰迪尔王,有些时候会.....咳咳

瑟兰迪尔:毫不客气把这个秘书提溜着后领提起来)是吗?

林迪尔:是是是,您说得都对,您最好吃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王,我也觉得密林的蜘蛛需要加餐,所以,林迪尔就拿去慰劳它们吧

瑟兰迪尔:埃尔隆德领主所言正合我意

林迪尔:我马上就把国王拿过去,好的国王

瑟兰迪尔:(安稳把秘书扔进蜘蛛窝,顺带补一刀,骑着大角鹿走了)

林迪尔:QAQ照着你们的话办事呢,这是干嘛啊

瑟兰迪尔:我们的话可是把你丢进去呢

林迪尔:精灵起内战是要惹维拉生气的

埃尔隆德:(正经端坐)瑟兰迪尔王可要来一杯瑞尔戴尔的特酿?

林迪尔:看见费诺了嘛

林迪尔:胖羞成怒

埃尔隆德:这可不算内战林迪尔

瑟兰迪尔:如此甚好(回个微笑)不知埃尔隆德领主是否愿意参加幽暗密林的宴会呢

埃尔隆德:不胜荣幸

瑟兰迪尔:毕竟把你丢进去,是我和埃尔隆德达成的共识哦

林迪尔:(你这样一点也不成熟.jpg)

瑟兰迪尔:像你这样成熟到基本秃顶满是抬头纹吗

埃尔隆德:(带着慈爱的微笑看着林迪尔)

林迪尔:林迪尔哪门子秃顶了,是不是认错精了,给被扔进去的秃顶精默哀

瑟兰迪尔:我在说表情包)

林迪尔:噗…真爱啊!(重点在荡秋千…?)

瑟兰迪尔:我的重点在他的肥胖上


林迪尔:领主领主,我从蜘蛛坑里爬回来了(doge)

Meludir:这个林迪尔为什么这么忙

埃尔隆德:因为我家林迪尔还是个学生狗

林迪尔:啊哈,汪,这位m大人您好呀,勤工俭学给瑞文戴尔打工ing

埃尔隆德:林迪尔啊,要不咱们向密林借点吧,反正精灵的寿命长,慢慢还就是了

林迪尔:啥....?不用不用,等等...领主又想开我呢QWQ

Meludir:心疼一下林迪尔,一个精被当成多个用

埃尔隆德:我哪有,林迪尔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呐

Meludir:出了林谷直奔蜘蛛坑?

埃尔隆德:呃.....?

瑟兰迪尔:似乎埃尔隆德领主当时也是希望他进去的呢(安稳)

埃尔隆德:那只是当时而已,林迪尔没有熊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林迪尔:(开心.jpg)林迪尔没加班算账的时候和林谷账面好看的时候,一点也不熊(可爱.jpg)

埃尔隆德:(你个小调皮.jpg)你熊的时候我就想啦你喂密林的蜘蛛

林迪尔:赶紧乖巧

埃尔隆德:(欣慰的微笑)

林迪尔:掀起你的盖头来

埃尔隆德:掀起你的头盖骨~让我来看看你的美~

林迪尔:噗...还是领主段位高

Meludir:默看领主(准备好弓箭)

埃尔隆德:呃.....不知Meludir这是要做什么?

Meludir:帮领主解决一只蛰伏在您身后的蜘蛛啊(纯良微笑)

林迪尔:刀兵在瑞文戴尔不准出鞘

埃尔隆德:(精灵王傻笑.jpg)刚刚看到瑟兰迪尔王这样的笑容

瑟兰迪尔:(把那个逗比吊起来打.jpg)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王是觉得这是自己黑历史,要把自己吊起来打么

林迪尔:密林王越来越所向无敌了,连自己都敢吊打

埃尔隆德:噗哧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林迪尔:(觉得自己搀和王之间的友好谈话是一种勇气)

埃尔隆德:林迪尔不可调皮(一脸宠溺)

林迪尔:囧

埃尔隆德:(你个小调皮.jpg)

林迪尔:瑟大王还记得前几天你去熊猫国玩的时候吗?你当时装备的手机壳,我入了一个同款

瑟兰迪尔:左边有纽约地铁卡

林迪尔:下一步准备入你的满天星汗衫了

埃尔隆德:真爱,林迪尔我能把你嫁给瑟兰迪尔王换彩礼么

林迪尔:啥....?领主...我觉得你去能换更多,秘书帮你管这笔钱,肯定比领主盈利多

埃尔隆德:我并不这样觉得

林迪尔:比较领主专业是学政治和文学和历史和社会的,术业有专攻,相信在秘书的黑手下一定能把瑞文戴尔建设成富富的家园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王不知我将林迪尔嫁入密林换彩礼,您是否愿意

林迪尔:这可太委屈他了

埃尔隆德:林迪尔我的子民更喜欢宁静祥和的生活,特么对于是否富有并不在意

林迪尔:是因为从未体验过,秘书先去洗衣服了,你们慢慢聊,谈好了价钱我去找项目

林迪尔:看看是投刚铎还是洛汗

埃尔隆德:去吧!随便将我的袍子也一起洗了

林迪尔:好的(抱着亚雯的衣服走过去再搭上一件领主的衣服)


埃尔隆德:我的女仆林迪尔呢?我的衣服怎么还没送来(在床上裹着被子不好意思起床)

瑟兰迪尔:(安稳的)明明是男仆

埃尔隆德:呃......好吧男仆,瑟兰迪尔王下午好啊

瑟兰迪尔:似乎埃尔隆德领主今天只能裹着被子了啊(歪头看)

瑟兰迪尔:夜安,埃尔隆德领主

林迪尔:领主,继续和你的被子过吧!晚上你们继续,在下不打扰

埃尔隆德:不,林迪尔!快把我的衣服送来,这个样子我没法见人


林迪尔:领主睡完午觉了吗

埃尔隆德:是啊,所以....林迪尔可以将衣服给我了吗

林迪尔:在瑞文戴尔的露台上了,领主自己去拿吧!从卧室穿过整个瑞文戴尔就能到了

埃尔隆德:....还请林迪尔帮我拿进来吧!我现在的样子实在不得体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个坏心眼的小精灵

林迪尔:(可爱.jpg)i am good bad goodbad

埃尔隆德:快去帮我拿来,我要出门

瑟兰迪尔:这英文看得我无言以对

林迪尔:(比基尼.jpg)请

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可怜的埃尔隆德领主至今只能裹着被子

埃尔隆德:林迪尔是想我变身沙漠妖姬么

林迪尔:被子里是不是还有个你

林迪尔:领主随意,要是想的话我随时准备好上妆了

埃尔隆德:(吐血)瑟兰迪尔王,这秘书我不要了,您拿去喂蜘蛛吧

林迪尔:你在被子里....为什么叫他过来

埃尔隆德:啊?

瑟兰迪尔:我觉得,你可以,把他直接从瀑布上,推下去

埃尔隆德:呃......这种事情太残忍了,我不忍心

林迪尔:(背起小包包离谷出走)哼唧,领主在被子里再歇会儿吧,您的秘书需要闹情绪二十七分钟

埃尔隆德:(默默看着出走的小精灵毫不挽留)

瑟兰迪尔:(意思意思丢给埃尔隆德一件袍子)先借你了,就是有点大

林迪尔:为什么您会在林谷,林谷还有您的衣服

瑟兰迪尔:因为听说某位可怜的没有衣服的领主

埃尔隆德:呃....谢谢瑟兰迪尔王(接过衣服穿上打理仪容)

林迪尔:还是....把袍子扒了给领主?

瑟兰迪尔:本着人道主义救援的目的,给他带件来

林迪尔:无论是那种...我都觉得我需要回避一下

埃尔隆德:林迪尔你不是要出走么

瑟兰迪尔:(瞥)你不是出走了吗

埃尔隆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了

林迪尔:噫....啧啧我出走了,您们俩位继续继续


埃尔隆德:我觉得我披领主皮实在是一种错误,披领主得一直端庄不能欺负人好郁卒

林迪尔:乖巧害怕

瑟兰迪尔:试试鬼畜点吧

埃尔隆德:呃....沙漠妖姬?

瑟兰迪尔:不不不,我说凶残指数什么的

埃尔隆德:领主的武力值还是不低的

林迪尔:领主武力值很高的,并且对秘书很好

瑟兰迪尔:所以落得长期裹被子(一个白眼)

埃尔隆德:会心一击,残血了

瑟兰迪尔:不谢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王....我有想与您切磋武艺的欲望

瑟兰迪尔:相信我,就你目前这个袍子大了一号多的情况,只要运动幅度一大保证瞬间走光(无害的)

埃尔隆德:我....我可以绑个束腰(有点忍不住想拔精灵宝剑)

埃尔隆德:所以林迪尔你就是欺负我脾气好是吧

林迪尔:噗,没有没有哪里有,通过林秘书表现的

埃尔隆德:但我从来都不知道林迪尔会如此熊孩子,还是说只有我的林迪尔这么熊?

林迪尔:您到底有多少个林迪尔,哪家的秘书还给老板洗衣服

埃尔隆德:就你一个啊,但我很想知道其他领主的林迪尔是否也如你这般熊

林迪尔:....瑟大王,我有个问题想咨询您好久了,把袍子给了领主后,您现在这身赤果果的,还在意什么领主走光

埃尔隆德:噗咳咳咳咳咳咳

瑟兰迪尔:(白眼)谁跟你说我把自己身上的袍子给他了

埃尔隆德:林迪尔不可说出如此失礼之言

瑟兰迪尔:我可是带了好几套

林迪尔:带着行李来林谷做什么.....我们的会议从来都是一天结束

瑟兰迪尔:倒是之前吵吵嚷嚷要出走的那个,似乎只是吵吵嚷嚷而已(安稳)救援一下没衣服的那个,不然你以为给你们领主的衣服哪来的

林迪尔:这是....鼓动秘书动手?我没有叶子那样的勇气,把剑向爹这种事情还是做不来的(开始作死戳痛点)

埃尔隆德:......(不想说话只想装死,我要觐见曼督斯)

林迪尔:向曼督斯带个好

埃尔隆德:(心中默念如此作死的林迪尔不是自家的....)

瑟兰迪尔:不过好在我们的家庭遗传里可没有你这么大的鼻孔(皮笑肉不笑)不然刀剑相向时头稍微一抬就可以看见里面有什么了

林迪尔:啧啧别黑叶子的身高,我们都知道他需要抬头看你,做爹的就别说了

埃尔隆德:(捂脸,原来我忍不住在心中偷笑)

瑟兰迪尔:别凸显你们都是矮这个特点,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可是你非要说出来让自己缺点暴露出来,这个就非常可惜呢

埃尔隆德:其实是瑟兰迪尔王你太高了,不能怪别人矮.....

埃尔隆德:林迪尔如果哪天你被瑟兰迪尔王追杀,我是不会救你的

林迪尔:我矮的话,为什么你要抬头看里面有什么

瑟兰迪尔:(安稳)这可不是我看的呢,还得感谢陶瑞尔和那个毛球聊天时暴露出了什么

林迪尔:您家茶话会真....精彩

瑟兰迪尔:你家秘书还没你高呢,省省吧,有时间看戏没时间找自己衣服吗

埃尔隆德:.......

瑟兰迪尔:引火烧身典型代表

林迪尔:放火的典型代表

埃尔隆德:林迪尔我不拿你喂蜘蛛了

林迪尔:(可爱)

埃尔隆德:你替我征战密林吧!(心塞)

林迪尔:秘书不敢,安邦定国还看领主

瑟兰迪尔:没有柴没有油哪来的火

林迪尔:一林子的柴啊,密林没柴,开玩笑

埃尔隆德:如此.....那林迪尔替我到密林放把火吧!反正那里那么多树

瑟兰迪尔:你们的领主似乎算是柴了呢,不引火怎么会被烧呢

埃尔隆德:......

林迪尔:精灵起内战维拉要生气的QWQ

瑟兰迪尔:可惜你没准最后烧错方向把你老丈人的地盘给烧了

埃尔隆德:密林离我岳丈家挺远的,对女王有种蜜汁敬畏

林迪尔:哈哈哈哈哈哈你们隔着一座迷雾山脉,罗林有水之戒。其实吧,觉得从战术角度来说,想在哪里点把火,我们在门口烧一点点就行,风之戒把火送过去再烧起来。不过我们的战略上是不会这么做的,保卫中土和平稳定

瑟兰迪尔:其实领主皮似乎也可以丧心病狂起来?只要扯到头发这个问题上,想想你们的祖先,那些内战的诺多

埃尔隆德:我的头发还不就是因为你们才成了现在这摸样的么

瑟兰迪尔:亦或者是你自己揪着揪着.......就没了,不然怎么可能光掉两边呢(好尴尬.jpg)

埃尔隆德:这不是被你揪的么....我不会做出揪头发这么失仪的行为

瑟兰迪尔:也行是你的枕边人才会去揪,比如你曾经的妻子?亦或是多年前你在带孩子时被揪下的,而不是我(安稳)毕竟隔着这么远谁会专门跑来揪呢

埃尔隆德:明明是被你们气的......

林迪尔:心疼哭泣

埃尔隆德:(无力瘫坐在椅子上)我也终于明白瑟兰迪尔王为什么老三在头上戴个树杈子了

林迪尔:噗,假发发套

埃尔隆德:防揪

林迪尔:或许...那时一圈头发

埃尔隆德:(叶子揪瑟兰迪尔头发.jpg)若是不戴个树杈子,恐怕瑟兰迪尔王的头发现在还不如我


【小剧场】

埃尔隆德:我.....好久没有回顾精灵史了,都....不记得谁是谁了(哭泣)刷自动驾驶仪一脸懵逼,露西安是谁,贝伦是谁,庭葛戴隆是谁.....我是一个失忆的埃尔隆德(悲桑)

林迪尔:QWQ领主

埃尔隆德:(眼泪汪汪)嗯?怎么了林迪尔

林迪尔:(眼泪汪汪)为领主悲桑

埃尔隆德:(抱住林迪尔流泪)嘤嘤嘤自动驾驶仪那个魂淡导演欺负我....吐血

林迪尔:(抱抱.jpg)



好累,今天就到这里

评论 ( 1 )
热度 ( 1 )

© 呆瓜山上一颗毒葡萄 | Powered by LOFTER